ReisiA🌸

尤拉奇卡❤yuri·pilisetsky

【红深】在记忆中寻找你

雷文预警:

·新手上路,可能会ooc。

·【深夜食堂ズドーン】群内活动点梗产粮,估计梗已经被我流写法改得面目全非了(逃走)。

·原著背景向带点我流脑补私设,逻辑bug望海涵。

·阅读如引起不适,请直接关闭文章。

————————————————————————————————

(一)

  一濑红莲的脑海中最近浮现出许多零零散散的画面,似曾相识但是又没有确切的印象。脑海画面中的人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他对那些人物叫不上名字但对他们总是有一种家人的亲切感。红莲很好奇他脑海里为什么会有这些回忆,但也不得不感慨人老了总喜欢回首过去,虽然这些回忆他真的没印象。

  如今的和平时代再也没有了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纷争,当初复活人类的计划也取得了成功。作为战争时期劳苦功高的一濑家的处境与地位早已今非昔比。一切都如当初的设想一样,运行着,发展着,无论是帝之鬼还是帝之月都已安排妥当,不需要再多操心。本来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令红莲苦恼了,但近段时间脑海中不断浮现记忆却无根地让红莲生出许多牵挂:

  有的是自己在与那些人在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居住过的公寓打游戏,他与白发少年互相推搡使诈最后谁也没得逞倒是双双在地板上,他望着少年湛蓝如海的瞳孔带着笑意,自己不由得心头一暖;

  有的是自己在与那些人一起在公寓里过吵吵闹闹的圣诞节,他送给三位少女的圣诞礼物是入浴剂,他觉得偶尔像普通学生那样过节也挺好的;

  有的是自己在与那些人在学校夜晚的泳池旁边放线香烟火,盛夏炎热但是那晚的月亮却出奇的明亮;

  有的是自己与白发少年互相打闹一起跌入游泳池中,他看着月光照映下头发湿漉漉的少年一脸得逞的笑颜,心跳骤然加快……

  红莲觉得记忆中的少年少女与自己肯定关系匪浅,不断涌现新的记忆串联起来合情合理,不像是咒术所捏造的。他们如此生动活泼的活在自己的记忆里,可是之前为什么偏偏就不记得了呢?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呢?

(二)

  “喂红莲,你最近怎么总坐在庭院里发呆啊?”百夜优一郎从落日余晖映出红莲的背影后面路过,随口问道。

  “优一郎,过去与我们一起执行计划的人里面有没有白色头发的男人?”红莲静坐在满园花草的庭院中。

  百夜优一郎的问题没得到回答反而又被红莲一本正经的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正有点纳闷。过去的帝之月和帝之鬼的白发高层军官?还是红莲认识的?好像没有吧。一濑红莲带领着他们进行着复活全人类的计划,最后也如愿以偿地成功了,自己也和米迦生活在一起。但是记忆中一起实现计划的人里面从始至终都没有过白色头发的男人。

“没有,你是不是记错了?”优一郎疑惑地问。

“不知道,可能弄混了。”红莲回答。

“好的那我先走了啊,我刚刚去拿了个东西,米迦还在家等我呢,红莲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优一郎认真的说。

  优一郎以为红莲会和平时一样调侃自己,结果没想到只听到了一声“嗯”。不免有些惊奇。

  黄昏时分,残阳如血。红莲看着满园被映得金黄的花花草草,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重。他从来没有听见周围的人提起他记忆中的少年少女,而他的突然冒出的记忆像是从积满灰尘的书架上找到的书籍,书页虽残破泛黄,但是油墨印刷的字却清清楚楚的写在那。今天突然询问优一郎得到的更是令他心里一沉,更加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红莲百思不得其解,就养成了静坐在庭院中思考的习惯,仿佛这样自己能想起来更多事情。他冥冥之中感觉自己曾几何时也很喜欢坐在庭院里,但是那时候不是他一个人。

  “啧。”红莲烦躁地挠了挠头,他看见逐渐被染黑的天空中出现的点点星光,就知道今天肯定也想不出答案了,索性转身要走回屋。

  战争结束后优一郎一定要和米迦过平凡的二人生活搬了出去,分家的人没有事也不会来主家主宅找他,一濑家的主宅如今就只住着红莲和几个仆从了,偌大的主宅难免会有些显得空荡荡。“好像记忆中在公寓里面和不知名的人一起打游戏更加开心点啊”红莲默默地想着。

  “红莲大人今晚想要吃什么吗?”一名年轻的黑发女仆从走上来询问。

  “咖喱。”红莲说。

  “咖喱?真难得呀,好像来到这里三年第一次见您吃咖喱呢,我这就去准备。”年轻的女仆笑着走向了厨房。红莲其实也没有那么多想,单纯就是想起记忆中与白发少年在公寓里聚餐时总是在吃咖喱饭,于是脱口而出。

  “反正破碎的记忆总会出现新的,干脆到时候再顺顺就好了。”红莲是这样认为的。

  “红莲大人,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养庭院的花草的呢?”黑发仆从问。

  “不是我养的我也记不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我也记不清了。”红莲边吃边答。

  “我以为是您弄的呢,像我奶奶就特别喜欢养各种花花草草,时不时还随手弄个扎满鲜花的帽子给我爷爷,我爷爷他开心得不得了呢。我以为您跟我奶奶一样。”

  “是吗,那我看起来那么老吗?”红莲挑眉问。

  “您跟我爷爷不是一辈的吗?”黑发女仆从一脸正直地说。

  “……”

  红莲其实不想承认自己那么老的。

  黑发女仆是从分家子嗣中挑上来照顾他的,红莲虽说不需要但是也拗不过各分家家主的意见,于是就随便留了几个在主家主宅里。

  这么一想就越感觉自己真的是老年人爱追忆当年往事,尤爱追忆十六七岁的少年时代,以及少年时代喜欢上的人。

(三)

  红莲决定去曾经住过的公寓看看。

  战争结束后他忙于战后恢复重建竟然几十年都没有再想起重回他少年时居住过的公寓坐坐。

  红莲推开公寓的门,他看见记忆中熟悉的玄关、客厅和餐桌因没有人打扫而常年堆满了灰尘。他走了进去,目光一一扫过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玄关摆放着两对拖鞋,尺码不一,另一双不是他的。

  电视机前的两个游戏手柄一个是粉色的一个是白色的,他知道自己不会用另一个骚气的手柄打游戏。

  餐桌上情侣配色的水杯,红莲知道有一个肯定是白发青年的。

  回忆里的白发少年成长为白发青年,都是他喜欢的人,都是他的恋人。

  红莲久违的心跳加速了,他拼凑起来的记忆让他想起了他不愿意遗忘却被遗忘掉的恋人,他凭着记忆中他温柔的侧脸去寻找他的痕迹,却连他一张照片都没有找见,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记得他的存在,红莲只能凭着房间的物品证实他的记忆没有错。

  “你是只活在我回忆里的恋人吗?多希望你早点出现啊”红莲苦笑。

  诚如仆从所说的那样,红莲已经是属于过去那传奇的爷爷辈了。战争后之夜从他体内出来回到吸血鬼中了,真昼也消失了,到现在与他同辈的人也零零落落的没几个人了。

  红莲在客厅和厨房绕了一圈以后走进了主卧室。主卧室布置的东西不多却显得很温馨,红莲察觉,室内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一如客厅所看见的那样,另一个肯定不是自己的,白发青年的生活痕迹尽数被锁在公寓里。

  红莲看着大大的双人床不由得出了神,他脑海里隐隐约约又浮现出了不同的画面:

  红莲与白发青年在床上赤||裸的交缠着,他亲吻着白发男子看起来纤细脆弱的脖子,留下一个又一个红痕,白发男子发出难耐的喘||息,双腿修长地交缠在他的身后。

  “别……别磨蹭了,给我吧红莲……”白发男子眼眶微微发红,迷离地看着他。

  “深夜,你知道这个时候你该叫我什么吧?”他动了动,惹得身下人身体微微发抖。

  “唔……红莲……老公……”深夜乖巧地说,蜻蜓点水般亲了亲红莲的嘴唇,示意他任君宰割。

  “我觉得好像还不够啊”

  “老公真坏心眼呢~”

  一室春光。

 

  “深夜……深夜……原来你叫深夜啊……”终于知道白发男子名字的红莲不停重复念着。

  窗外依旧是不变的晴空,卧室投进的阳光照亮了呆滞住的红莲。他不断念着深夜的名字,破碎的记忆竟也不断地涌现,仿佛名字是强有力的咒语,解除了封印让红莲想起他曾经拥有的家人,和被他遗忘的时间。

  “花依小百合。”

  “雪见时雨。”

  “十条美十。”

  “五士典人。”

  “还有……”

  “……柊深夜。”

  红莲默念着名字,泪流满面。

 

(四)

  “红莲大人红莲大人!今年庭院中的花长势也很好呢。”正照料着花草的黑发侍从一脸兴奋的对红莲说。

  “野花野草生命力顽强啊。”红莲抬眼望向庭院花团锦簇。

  “红莲大人的院子的野花野草也不知道是谁种的呢,品种又多又杂,我都认不全。”侍从在精心地给花修剪枝丫。

  “有常见的紫阳花,也有不常见的迷迭香。”侍从继续说。

  “这样啊,我都认不全。”红莲说。

  红莲坐在屋内望着侍从摆弄花草的背影,眼神逐渐恍惚,他仿佛看见摆弄花草的是深夜不是黑发侍从,他看见深夜穿着自己的衬衫在春日温暖阳光下将一粒粒不知名的种子埋进庭院的土里,还看见春风徐徐吹过将没扣好的领口吹开,露出深夜锁骨上暧昧的痕迹。

  “呐呐红莲,你喜欢什么花?我现在帮你撒下种子说不定来年就可以一起赏花了呢~”深夜露出得意的神色,滔滔不绝。

  “红莲红莲,紫阳花怎么样?那风信子怎么样?嗯……或许百里香也可以?”

  “不要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嘛~试试戴上我编的花环~”

  “喜欢吗?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就娶你好了~”

  “别那么那么摆着死鱼眼的臭脸啦,那换我嫁你行不行?”

  “什么嘛,自己心里明明偷着乐呢~”

  “……”

  红莲沉浸在每一个有深夜的回忆里,深夜在他的回忆里笑靥如花。

 

  红莲醒了,他发现他在看着侍从摆弄庭院中的花草的时候睡着了,身上盖着侍从贴心为他盖上的毯子。红莲体力与精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每日清醒着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跌入梦境睡眠的时间越来越多。人有生老病死,红莲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而他的现状也不方便走动,所以他只是看着院子的各色花草就可以看半天,剩下半天都是睡着了。

  虽然最近红莲也是浑浑噩噩度日,一会清醒一会又睡着的,但是他对过去的记忆对过去深夜的记忆却越发的清楚。他想,大概他是要去见深夜了吧。

(五)

  “已经复活的人再次死亡会抹去认识他的人的记忆?!”红莲抱着深夜再次冷去的身体不可置信的大吼。

  红莲的表情狰狞,平日冷淡的样子全无。他瞪着发红的双眼,双手紧紧抱住深夜,但是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

  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深夜怎么会死呢!他又怎么可能忘记掉深夜呢?!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换来深夜的十年,怎么可能没有让他继续活下去就死去呢!他背叛全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他隐瞒了深夜那么多年!让深夜猜测了那么多年到底是为什么!他不会相信近在咫尺的成功就此灰飞烟灭的!红莲绝对不会相信苟延残喘的渣滓所说的一字一句!

  “呵……呵呵,吾神之诅咒,无解。你必如俄耳甫斯……无法……无法拯救心爱之人,并且——”红莲没等奄奄一息的敌人把话说完便了结了他。

  “我绝不会让深夜离开我!”红莲对着已经咽了气的敌人大吼,他神色又恢复到平常的样子,眼里却是陷入疯狂的镇静。他轻轻地将深夜抱起,让他的头依偎在自己的肩窝里,一如深夜窝在自己怀里睡觉的样子。

  “我们回家吧。”红莲默默对深夜说,但是无人应答。

  他抱着深夜在废墟般的战场等待救援,决战中日夜不分的拼搏厮杀已经耗尽了全部精力,此时此刻的红莲再也走不动了。他怀抱着深夜,靠在只剩一半的城墙边。眼皮逐渐变沉。

  “回去之后自己一定能找到方法复活深夜。”

  秋风席卷着树叶吹过尸体成堆的战场,也带走了红莲最后一丝意识。

而他怀中的深夜,逐渐化成点点星辰,随风而逝。

 

……

 

  红莲再次从瞌睡中惊醒,这一次,他破碎的记忆竟然都完全拼凑起来了。

  “这算什么,提前的走马灯吗?”红莲叹息。

  红莲慢步走出屋子,直接坐在庭院的繁盛的花草中,自言自语:“到底是谁更无情啊,说养花赏花,花都没开好就走了。”

  日落西边,余晖在红莲身上镀了层金。“现在花都开好了你还回来吗?”红莲摘下花随手编着花环,依旧自言自语。

  曾经的红莲背叛了世界选择让家人们复活,以为自己背负起一切就能让深夜一直留在他身边。可是世事难料,再缜密的计划也躲不过天意的捉弄。红莲为了弥补错误而修正世界的最后还是让他失去了他的太阳,遗忘掉家人的他禹禹独行在超出他设计的歪曲轨道上。真是可叹可笑,如今的他就算再想做点什么也有心无力了。

  余晖逐暗,暮色渐隐。红莲依旧坐在庭院中纹丝不动。

  但他的瞳孔已开始渐渐涣散,看庭院的景色已经模模糊糊了。只是他在等,他觉得他有一个人必须等。

  “呐呐红莲~你果然在等我来接你吗?”久违的男声从耳边响起。

  红莲抬眼,看见青年容貌的深夜悬浮在半空,嘴角上钩的看着他,而红莲也在直勾勾地回望着这熟悉的面孔和柔顺的白发。深夜跨越了几十年的空白期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无处存放的思恋排山倒海奔涌而出,红莲毫无血色的双唇微微发抖:“是啊,我终于又看见你了。”

  深夜继续说:“那我现在才来找你,你生气了吗?”

  “我,超——生气的。”红莲故意回答。

  “哎?!怎么这样的?”深夜装傻。

  “那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红莲继续。

  “不会了,我要一直跟红莲在一起呢~”

  深夜笑着飘向红莲,亲了亲红莲的额头,看着红莲黯淡失焦的双眼,轻轻地用手将他的双眼合上。

  一颗流星骤然划过星河。

  深夜看着与自己一同悬浮在半空的青年容貌的红莲,鼻子有点发酸。他上前紧紧拥抱住他。深夜的声音不禁地带上了哭腔,对红莲说:“我们回家吧。”

  “一起走吧。”红莲回应他。

  春日晚风吹得花枝颤抖。寂静的满园春色隐蔽在沉沉夜色中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红莲今晚想吃什么?”

“咖喱和你。”

(六)

“并且——吾神之咒,触碰禁忌得以复活的人,再次死亡便会抹去人们脑海中与其有关的记忆,直到死亡降临才能回想起一切。”——来自还没能把话说完便被红莲了结的决战副本小喽啰。


【fin】



————————————————————————————————————

·点梗为“沉思往事立斜阳,当时只道是寻常。”←我流理解和产出了。

·部分回忆来自小说广播剧,可能记忆有出入。

·感谢阅读和轻拍。


评论(4)
热度(49)

© ReisiA🌸 | Powered by LOFTER